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无限之至尊巫师 > 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至高法则:钞!

无限之至尊巫师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赵文睿用一句话报了自己的最强法则,也算是坦诚了。
    亚莎也投桃报李,五官身材变形,切换到少女形态,嗓音清脆的道:“我是命运,是平衡。”
    然后切换到成熟女子形态,嗓音柔和的说:“我是生命,是创造。”
    继而又切换到肃穆老妪形态,嗓音沧桑的说:“我是死亡,是毁灭。”
    最后,她又切换到一开始赵文睿见到时的模样,笑:“我是梦想,是倒影,是最初。”
    赵文睿颔首致意,他明白,女子的三个形态,还代表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合起来,就是完整的创世神。
    但创世神,在自己创造宇宙或晶壁系中是终极神,是至高天,去到更广阔的多元宇宙,却是另外一说。
    一般而言,也就是造物主级别。
    这里强调级别,主要还是涉及法则的掌握程度和通用程度。
    很显然,亚莎‘行走江湖’,比较拿的出手的,其实是梦想和倒影。
    换个角度说就是无面者,除非是在相关法则方面强过她,否则任何智慧存在,见到她的样貌,只会是自己心中最喜欢的模样。
    他有着人类的过往,并且是异性恋,不像某些神灵,自诞生时就是中性,所以他眼中的亚莎,就是女性特征十足的存在。
    至于其真正的性别。他估摸着,说是女性大约不太合适,说是阴性则比较恰当。
    于是他就直接问:“你是月?”
    亚莎笑着点头,道:“所以我来找你。”
    赵文睿秒懂,幕后BOSS侵害了亚莎的利益,其行为亵渎、甚至取代了‘月’的概念。并且亚莎多半是这个晶壁系的创世神!
    “夜空与皎月,我们倒是很搭。”他这样说。
    夜空也算是黑暗的一个分支,是月的背景和舞台,确实跟月很契合。
    另外,他也意识到,亚莎既然是创世神,那么应该还掌握着一些重要法则,至少在这个晶壁系,秩序法则是在其掌握中的。
    万物皆有规律,万物因有序而稳定,因此创世神一般都自动代入秩序之主的格位。
    还有,真灵这一特殊法则估计也在其掌控中。
    大部分时候,真灵是以大河的形态存在的,并且可以理解成信息之河,而生命是宇宙或晶壁系的宠儿,代表活力与变量,它最核心的那点灵性,就来自真灵大河,也回归真灵大河。
    因此,创世神一般都兼职冥神,真灵之河则是最为古老的冥河,或者说冥河的源头。
    秩序之主,万灵之源,生命之母,天道,这应该都是亚莎的头衔。
    然而秩序对混乱,有正必有邪,这晶壁系的混乱之主,怕是跟外来者联合,谋夺以毁灭、死亡为主的法则。
    这是因为,于神而言,‘毁’是仅次于‘创’的大机缘,并且毁灭相对而言更容易一些,且跟解除束缚、新生等概念能轻易联系。
    若亚莎是传说中的盘古那般的存在,那么对这个晶壁系而言,就是父母神,任何之后在这晶壁系诞生的神,都受其约束。
    混沌之主像摆脱约束,彻底独立,可以说是情理之中。
    果然,两人聊着聊着,就提到了混沌之主厄加斯。
    等这个名字一出,赵文睿顿时就有了一些明悟。
    原来这个被回归时的他称作‘舰岛世界’的晶壁系是受外来力量影响严重的英雄无敌世界——亚山。
    魔法门英雄无敌,是赵文睿的少年记忆的一部分,却谈不上特别深刻。
    毕竟当他有足够的智慧和见识享受经营、策略类游戏的时候,魔法门英雄无敌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。
    最为经典的三代,对那时的他显得老旧,没有足够的时间、精力和情感上的投入,日后的情怀味道也就没那么浓郁。
    等到五代出来,网游早已大行其道,五代冗长拖沓的节奏对没有形成系列拥趸惯性的新生而言,并不算友好。也就是靠玄奇而正宗的魔幻味,为人们勾勒出剑与魔法的世界框架,引人遐思。
    所以他虽然有玩{魔法门英雄无敌5},却并没有沉浸其中。
    而无论是舰岛世界,还是里世界,又或凯文·金所在的时空节点,乃至现在的神域之城,都跟他记忆中的亚山世界相去甚远,也就没能及时关联到一块儿。
    可如果说亚莎这个名字是种巧合,亚莎+厄加斯也是巧合的概率就绝对是低的发指了。
    必须指出的、让他感到有趣的一点是,在亚莎世界,厄加斯并非儿子辈,而是跟亚莎卵生的存在。
    像所有宇宙的最初一般,虚无中孕育了宇宙卵,卵孵化而分出阴阳。只不过不是天清地浊,而是一对公母龙。
    其中,秩序之龙是亚莎,她的眷属是元素龙。
    而混沌之龙就是厄加斯,他的眷属是魔鬼。
    厄加斯确实能代表‘恶’,但却不能称之为‘邪’,实际上他的一个面,是‘原始的、未驯化的潜能’。
    说白了就是宇宙初创时没能用掉的那部分素材。著名的漫威大宇宙的无限宝石,就是这类创世剩余素材的具象。
    一般来说,它们并非计算规划失误的剩余,至少不全是,它们会在宇宙诞生之后到死亡前的岁月里持续的发挥作用。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它们直接影响宇宙的最终寿命。
    所以,厄加斯也掌握‘命运’法则,连亚山的最终寿命都能影响,更何况是亚山的生灵。
    另外,‘运气’法则也归厄加斯。
    这同样好理解,毕竟是亚山的财神爷,指头缝里漏点,就足以让某某遭遇脚踢石头结果是狗头金的狗屎运。
    还有,厄加斯是时间与空间的支配者!并且代表‘变革’。
    多么完美的坏蛋天赋,搞事需要的能力,这位一个不缺。随便选时间,随便选区域,有的是资源挥霍,机会主义者的亲爸爸,混乱有理,变革正确,还有运气加成。杀啊!抢啊!啊哈哈哈!
    原本再闹也翻不了天,可有外来者从旁协助,就是另一说了。
    赵文睿听了一会儿后,也就基本明白了。
    像很多神话故事中描绘的那样,人间的惨烈战争,不过是神明家务事的延伸。亚山世界便是如此,一句话概括:熊孩子崽卖爷田不心疼,勾结外人坑家里,使劲祸祸,结果导致大灾祸。
    听完亚莎的陈述后,他发问:“事已如此,你想挽回到怎样的程度?”
    亚莎给他的感觉是挺好的,他也愿意相信其所言尽是真相。
    但祖先传承的智慧和过往的经验告诉他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    别说是跟亚莎,便是厄加斯,又或那位深度参合进亚山世界家务事的外来神,都是可以谈的。
    毕竟他跟任何一方都没有旧怨,他是来求财的,有利可图,就有合作基础。
    但反过来,在商言商,别掺和感情,而好感也是一种感情。
    “亚山世界已经破败了,我想聚拢源力。”
    源力是个很泛用的称谓,指创世所需的一切,包括神秘要素、信息等等。
    亚莎的这般回答,他觉得是实诚话。毕竟他的目的,相信亚莎已经知晓,在这种情况下,并没有避讳,而是对他这个趁火打劫想发笔横财的,直接表示自己想结束已经彻底破破败的公司,尽可能的收拢财富,以期来日。这很真实。
    “横夺侵占,浑水摸鱼,各有各的利弊。说实话,一直以来,我都没有确定具体选哪个,而是想走着看,见机行事。”
    他又道:“能图谋大的固然好,但陷得太深必须死命相搏又觉得很不划算,趋利避害,无非如此。可你这一来,却是要绑我上船,决断站队。”
    亚莎轻轻叹气:“不是我要绑你上船,而是你已经在船上。”
    赵文睿不禁眉头蹙起:“这话怎么说?”
    “你是导致世界未来格局变化成那般模样的主要因素。”
    花费了差不多两秒钟,赵文睿理解了亚莎的意思。
    亚莎是说,未来亚山世界之所以变成舰岛世界和诡异里世界共存的格局,恰恰是因为他的影响。
    而说到这种可能,便不得不说说时间悖论。
    现在的我回到过去,导致我现在所看到的糟糕结果。那么哪里才算是开端?
    理论上讲,借主神的渠道,来到亚山晶壁系的那一刻算是开端。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亚山晶壁系在开端之前,是没有他存在的。
    可没有他的存在,亚山的现在又不会是这个模样。
    悖论就这般出现了。
    而从高维角度,以关键大事件为锚点看,时间不是单一的一条线,而可以是无数个点构成的许多条线。
    每一个对未来有深远影响的大事件,为建立点的基础,对应是宇宙诞生为源头的时间线的相应点,构成时空节点。
    每个时空节点囊括了其前和后若干年。具体囊括多长时间,仍旧是根据大事件为主要参考物的,大事件酝酿准备期,以及大事件造成的余韵,都在囊括的范围内。
    而按照这个分发,宇宙从诞生后,其发展历程是根须状,最初是主根,也就是宇宙诞生之初的时段,然后就是以大事件为标志的深刻变化导致的时空分流,形成不同的平行时空,直到宇宙消亡。
    然而换个角度,比如说创世神眼中的信息角度,宇宙从诞生到毁灭是枣核形态的。
    在源头投入材料,在中期衍化出万千可能,在结尾收获信息。
    所以真灵之河既然有源头,自然也有末端。它未必就非得入海,回归虚无,还可以由创造者统合收起,毕竟有的宇宙非是自然而成,而是造物主人工创造。
    那么,在这样的背景下,关于他的时间悖论的问题就有了解释。
    在无数的时空支流中,他于A河的下游切入,然后溯源而上,进入A河的上游分叉点X,一通操作,导致时空分叉出新的支流F,所以,他并没有影响A的下游,而是影响了F的下游。
    F下游的面貌与A再相似,也不是A,因为A的存在性就代表着在X点未受他影响的那一个可能。
    不过,亚莎又指出,作为伟大种族,他应该注意到,时空之流既有独立趋向、又有统一趋向。一如斥力和引力的关系。
    诸天万界,只有混沌是唯一的,余者都有相对存在。
    更何况,以大事件为锚点,看到时空,不过是一种角度。甚至时间,本就是为了观察和记录事物的变化而刻意发明的概念。
    也可以说,发明者定义了一种现象,称之为时间。定义的准绳是发明者看到的、感觉到的、认为的。
    可发明者看到的、感觉到的、认识到的,就一定是真相吗?或者说,是全部吗?显然不是。
    所以,从高维角度看事物,本质是突破了定义某些概念的存在(以人为代表)的自身局限性。而一旦真的做到了,是没办法将之告之那些存在的,如对方能懂,也就不必称之为局限了。
    这也是不可名状的一个重要来由。人类的语言,甚至人类的思路,都不足以理解时间所代表的现象的完全态究竟是怎样的。
    所谓时间河流,时空节点,也不是什么准确描述,而是为了能够理解,而做出的比喻。
    另外,为什么人类会称神为‘今在、昔在,永在’,不是神活的久,而是神的存在性凌驾于时间的概念之上。
    活的久只不过是从人类的时间角度看到的一个现象。
    所以亚莎不跟他谈时间,更不会谈什么时间悖论,而只说存在性。
    对此,亚莎的说法是,没有必要纠结什么时间悖论,那太狭隘了。
    赵文睿进入亚山世界,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。进入后形成了信息污染、以及蝴蝶效应,也是无可辩驳的。
    这就是存在性。
    既然能存在,也可以不存在。
    而抹除的最好方法,就是将相关的信息全部删掉。
    届时,时空就像是自流平现象般,自然会填补空缺,自洽形成另外一套说的通的历史。
    所以亚莎具体谈的是‘信息痕迹’。
    亚莎表示,老娘出‘钱’,他出人,他把涉及你存在性的痕迹全部抹掉,另外将撺掇厄加斯搞事的那个家伙的信息也全都抹掉。
    而要想达成后者,唯一的办法,就是彻底将之吞噬。
    至于‘钱’,自然是指神秘要素。
    有了这玩意,时空就不再是拘束,他可以想去哪个节点去哪个,自创节点也没问题,这样他就能通过时空震荡,灭除相对区域内所有由他的存在而产生的信息。
    而等到亚莎又对一些情况和事物给出了解释。他便明白为什么亚莎能这么豪无人性了。
    原来,在里世界光芒之城外围遭遇的那不知名神祗,正是亚莎的一个面。
    更具体些说,是由她的老妪的那个面退化异变而成的。
    之所以用到‘退化’这个概念,主要是因在那个时间节点,亚莎已然崩解,主体意识沉眠。
    分身人格,则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,扭曲、融合、适应,成为独立的存在。
    但这些分身人格,是有着类本能的核心认知的,那就是测试、找到赵文睿,然后将之传送到凯文·金所在的那个时间节点。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等你,我在这里期待,我在这里改进自我,我在这里尝试,经历一百多次的不欢而散,我对你很熟悉……”
    亚莎这话让赵文睿有些哑然,也让他想起了{明日边缘}结束时,男主见到女主时那浓缩了太多情绪的复杂神情。
    万事皆有因,不少谜团都随着这次会晤解开了。
    赵文睿笑了笑说:“这么说,至少在某个未来,我殒落在了这里。”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亚莎主动承认道:“之前的每一次,你最终都拒绝与我合作,然后我站在厄加斯一方,3:1,再加上我对你的能力越来越熟稔,你没有胜算的。”
    “只为了将我留下,值得吗?”赵文睿思忖片刻后,这样问。
    亚莎苦涩的笑笑:“你总是那么聪明,每次我们不欢而散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”
    亚莎在这个时间节点,一次次的尝试改变赵文睿的想法,并非没有代价。
    每一次失败,都会衍生出一条时空支流,而这种衍生的背后是有大量的神秘要素的支出的。
    亚莎固然能通过包括拆东墙补西墙的操作来达成目的,但那样的结果就是时间大河的整体走势越来越扭曲,这一段时空,会像癌病变般越来越臃肿,而亚莎也终究会破产。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只要坚持,终会成为亚莎不能承受之重而脱出这个深坑,所以他才一次次拒绝。
    当然,这并非拒绝的根本原因。
    他估计,他之所以一次次拒绝,是因为不想将自己的关键信息遗落在亚山。毕竟他都殒落了,当时肯定是手段尽出,而殒落后,信息也留在亚山这口锅里。
    而整个事件的源头,都牵扯到一种东西上——神秘要素。
    神秘要素是如此稀少,又如此重要。
    如果他有足够的神秘要素,不仅可以跟舰岛世界的米兰诺取得联系,还能溯源而上,以及横向在不同时空之流中跳跃,从而了解他的敌人,乃至他自己。
    也就不至于像现在这般,信息被动,很多谜团待解,以及缺乏持久力,只能小心翼翼外加剑走偏锋行事了。
    按照神秘要素耗费来算,追溯已发生的过去,是耗费最少的,平行世界跳跃次之,‘加塞’最昂贵。
    这里的‘加塞’就是指,他本来不存在于这个上游时空节点,却硬被送过来。代入到现实中,他第一次被里世界的亚莎扭曲分身送到凯文·金所在的时空,耗费是最昂贵的。
    而当这个操作成为了事实,再进行重复,就便宜很多,因为他在这个时空节点已经有了存在性。
    然后这种操作越多,就会越廉价,因为存在性的信息在不断叠加。
    同时,时间节点的相同信息量越大,同一信息体系中的差异信息越丰富,造成的影响越巨大,耗费就会越低。
    当然,是有其极限的,不会无限制的廉价下去。
    另外,溯源加塞的耗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比如说去一百年前的耗费是10、20、30这样会的等差数列递增,一千年就是10、100、1000这样的等比数列递增。一万年则更夸张。
    总之距离源头越近消耗就越大,最后甚至超出创世时的神秘要素消耗总量。
    所以亚莎的豪也是个相对值,如果是绝对,那她直接回到创世之初,厄加斯都不会出生,自然也就没有了后来的麻烦。
    这真应了那句话: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但钱能解决生活中的大部分问题。
    钞能力,世间第一能力。
    钞,诸天万界第一法则。
    chaptererror();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ooktxt.net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ooktxt.net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无限之至尊巫师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