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250章 折七品(求订阅)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北城,长乐酒楼。www.luanhen.com
    作为杨长安任长乐帮帮主时重点打造的“五星级”酒楼,长乐酒楼是北城规模最大、装饰最豪华、地段最好的酒楼。
    特别是二楼临街的那几个雅间,一开窗就能看到运河,说一声风景如画也不为过。
    即便是在锦天府经济萧条的现在,能在长乐酒楼的二楼雅间设宴款待亲朋好友,无论是对设宴者而言,还是对赴宴者而言,都是一件倍儿有面儿的事!
    荆舞阳应该是一个例外。
    因为请他来长乐酒楼赴宴的人,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    他垮着一张脸推开雅间的雕花门,见了一桌好酒好菜,也没有什么好脸色:“叫我来什么事?”
    坐在临窗主人位上的张楚,淡笑着伸手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今日春光明媚,请荆兄过来看场大戏。”
    荆舞阳看一眼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,一句“你眼瞎啦”几乎都脱口而出了,又被他生生咽了下去。
    他知道张楚是个什么人。
    张楚说有大戏看,那么就算是没大戏,张楚也一定能弄出一场大戏给他看。
    因为这里是锦天府。
    荆舞阳默默的上前拉开椅子,坐到了张楚对面。
    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雅间里的摆设,注意到张楚那把绿鞘的佩刀,倚在他身侧。
    他顿时知道,今天这场大戏,恐怕是有点血腥……
    张楚自顾自的给自己斟酒,似乎没注意到他正贼眉鼠眼的四下打量:“嫂夫人近来可好?”
    “只要你不关注她,她便一切安好!”
    荆舞阳不冷不热的说道。
    张楚哑然失笑,提起面前的酒杯:“算我说错话了,自罚一杯!”
    言罢,他将酒杯送到薄薄的唇边一翻,杯中酒就尽数入腹。
    荆舞阳看着他,没吭声。
    哪怕他对张楚有成见,也不得不承认,这家伙的气度真是越来越厚重了。
    一杯饮尽,张楚提起酒壶又给自己斟酒,不经意的问道:“对了,荆兄行走江湖多年,可曾听说一个外号叫‘船把头’的水贼?”
    荆舞阳皱起了眉头,“你问那厮作甚?”
    张楚抬起头看他:“怎么,听荆兄的语气,似乎是老相识?”
    荆舞阳踌躇了一会儿,还是点头道:“是老相识,我在他手下吃过亏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张楚来了兴致:“以荆兄的凶名,竟然也会吃亏?”
    金舞阳闻言,没好气的“嘁”了一声。
    “我也就是杀了你们武定郡一个八品粮秣运转使,上了你们武定郡的通缉榜,在北二州江湖上,名气比我大、比我凶、比我狠的恶人,海了去了!”
    张楚笑了:“比如这个‘船把头’?”
    金舞阳看他一眼,道:“你不用套我话,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,当初我在水上无意中宰了他的人,他追上来,占着地利,我吃了点小亏,就这么回事儿!”
    “怎么,这个‘船把头’,很强么?”
    张楚听他话里的意思,可不像是吃了点“小亏”这么简单。
    “很强!”
    荆舞阳点头,“同是七品,即便是在岸上,我在他手底下也过不了一百招!”
    顿了顿,他忽然警觉的看着张楚:“你问得这么清楚干嘛?你不会是想要找他的麻烦吧?你还是歇歇吧,不是我看轻你,那厮真不好惹,他手下的水贼,全都是不惧死的亡命之徒,而且那厮有个癖好,喜吃活人心肝。”
    “这不是谣传,是真吃,他是水上人家,信奉吃活人心肝可以多一条命,落到他手下上的人,每一个都是受尽折磨,再被他活活刨出心肝生食,没几个能落下全尸,那厮在雁铩郡的绿林道儿上,还有一个称号,叫‘水阎王’。”
    “不好惹?”
    张楚笑了,抬手就将酒杯从窗口上扔了出去,“比我的六千人马还不好惹么?”
    “啪。”
    酒杯在街面儿上摔得四分五裂的清脆声音传入雅间。
    荆舞阳的心“咯噔”的一声,就悬了起来。
    下一秒,密集而急促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整齐的脚步,踏得整座酒楼似乎都在颤动。
    荆舞阳猛地窜起来,撞翻了两把椅子扑倒窗边,就见运河对面,无数身披赤红甲胄的官兵,朝着一栋临河的木楼包围而去。
    林立的红缨枪林,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寒意。
    在这些赤红甲士的外围,还有无数身穿玄色劲装的精壮汉子,提着雪亮的长刀在四处奔走。
    领头之人,是一名扛着一把门板大刀,满脸癫狂笑容的精瘦汉子。
    还未等这两方人马将那栋木楼合围,荆舞阳木楼的栅栏窗轰然破碎,一群手持利刃的人影从中冲出。
    为首之人,须发花白,穿着麻衣短打,眼神阴戾、留着山羊胡,手里提着一把三齿鱼叉。
    荆舞阳认得,那正昔年追杀得他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的水阎王!
    这群人影一落地,就没命的往运河狂奔而去。
    眼见水阎王即将跳入运河,荆舞阳大惊,失声道:“不能让他入水,那厮一但入了水,便是气海大豪也留不住他!”
    运河有数丈宽、水深不见底,善水者只消一下水,眨眼间就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张楚依然稳如泰山的坐在椅子上,提着酒壶豪饮,“荆兄,淡定。”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荆舞阳就见到运河上漂浮着的十来条渔船同时掀开的乌篷,露出一架架狰狞的床弩来。
    那是需要五到七人健卒合力,用绞盘才能上弦的重型守城器械。
    这种床子弩射出的箭,与其说是箭,不是说是带翎的大矛,若是射出,便是一匹覆盖重甲的健马,都能直接洞穿!
    反正张楚试用过这种床弩,自忖绝不敢硬抗!
    一船三架床弩!
    十来条渔船,便是三十多架床弩。
    每一架,都已提早上好了弦!
    即便这种床弩的精准度是出了名低,三十多架床弩,射界也足以将狭窄的河堤尽数封死!
    一根根散发着寒光的大箭箭锋,对准了朝着运河狂奔而来的一群水贼。
    冲在最前方的水阎王,一眼就看到了那一架架散发着寒芒的弩车,脸上顿时浮起了大惊的表情。
    他没有任何犹豫,转身就顺着来路冲了回去。
    然而还没等他冲进木屋中,一波如同蝗虫过境的密集箭雨,已经呼啸着从天而降!
    “直娘贼!”
    水阎王咆哮着叫骂了一声,将手中的的三齿鱼叉挥舞得好似风车一般。
    密集的箭雨落在光秃秃的狭窄河堤上。
    水阎王不愧是七品中的好手,竟凭借着一杆三齿鱼叉,将周身团团护住,密集的箭雨竟未能伤他分毫!
    但他手下那群凶悍的水贼,就没他这么好的功夫了。
    一个个凶悍的水贼哀嚎着倒地。
    还能保持站立的几个头目级水贼身上,也是都插着羽箭。
    还没等他们喘上一口气,第二波剑雨又已经笼罩过来了。
    水阎王只得继续挥动三齿鱼叉继续格挡箭雨。
    “啪。”
    混乱中,几个人头大小的土瓷坛子,被三齿鱼叉击碎,粘稠的液体,浇了水阎王一身。
    他低头嗅了嗅,毫不犹豫的扔了三齿鱼叉,转身再度向运河狂奔而去。
    但已经迟了。
    数十根火箭落在了他周围。
    他鼓动血气,挡开了大半,但始终还是没能全部躲过。
    一根火箭,落在了他身上。
    他瞬间燃成了一个人形的火把。
    他哀嚎着,不顾一切的朝着运河冲去。
    只要跳进了运河,就能灭掉身上的火!
    只要跳进了运河,就能活!
    只要跳进了运河,就能……报仇!
    但就在他凌空跃起扑向河面的瞬间,有人大喝一声:“放!”
    “嗡。”
    令人头皮发麻的低沉机括声响起,三十多根又黑又粗又长的大箭同时射向凌空跃起,无处借力的水阎王。
    数根大箭洞穿了人形火把一般的水阎王。
    强悍的冲击力,带着他精悍的身体往后飞去,牢牢的钉在了木楼!
    痛苦的哀嚎声刚刚升起,就迅速落了下去。
    人形火把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,变成了真正的火把。
    一代水上巨枭,就此落下帷幕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温暖的火光,隔着运河跳动着。
    但落进荆舞阳的眼中,却令他遍体生寒。
    旁观者清。
    隔着一条运河,荆舞阳能清晰的看出,水阎王是如何被张楚玩弄于鼓掌之间的。
    水阎王的每一个反应,全都在张楚的算计之中。
    从他发现官兵围合,当机立断选择水遁,再到他看到床弩后,当机立断选择转身进房……
    每一步,都踩在张楚为他设计好的陷进里。
    堂堂一个七品,竟然就这样窝窝囊囊的死在了火油加床弩下,连一个敌人都没能杀死,不可谓不凄凉。
    荆舞阳与水阎王有仇。
    但此刻看着水阎王被活活烧烤,他心头仍然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之感。
    江湖儿郎,不该是这种死法……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折子大戏,还算精彩罢?”
    荆舞阳顺着声音一回头,才发现张楚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边。
    他也在望着河对面的那个人形火把……
    从荆舞阳的角度望过去,还能看到他清亮的眸子中跳跃着微弱火光。
    他打个寒颤,涩声道:“精彩,好生精彩!”
    张楚回过头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荆兄,我们应该算是自己人罢?”
    荆舞阳被他一注视,后脑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:“当然是自己人,我还得替你杀人呢!”
    他强笑着说道。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    张楚点了点头,回过头继续眺望河对面收拾残局的李正等人,不经意的说道:“杀七品太费力,我谋划了小半宿呢!”
    荆舞阳没搭腔,暗中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。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