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249章 过江龙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“一月拢共收入三万三千二百七十四两。www.kmwx.net”
    “盐铁生意,占据了收入的大头,二万四两。”
    “不夜坊,这个月只有六千两的收入。”
    “剩下的,基本上是各城区上交的例钱了。”
    “零散的生意大部分都已经脱手,还掌握我们手里的生意,勉强能维持收支。”
    张猛合上手里的账簿,恭恭敬敬的呈到张楚身侧的案几上。
    今日逢郡衙休沐,张楚难得有空闲到四联帮总舵召集各堂堂主议事。
    如今四联帮的四大堂主也有变动。
    大熊卸任玄武堂堂主,调任北大营任厢军教头。
    玄武堂堂主之位,由赵大柱接任。
    赵大柱是玄武堂的前身血衣队出身的“仁”字辈老人,还有过下放区县任分舵舵主的经历,履历相当漂亮。
    张楚转动着手里的念珠,没有去碰身边的账簿。
    四联帮收入雪崩,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。
    现在锦天府的人流量,虽然已经恢复全盛,甚至还有超出的势头,但现在锦天府里的人,大都是连基本生计都成问题的穷鬼。
    难不成,还能指望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鬼,能有闲钱去不夜坊嫖妓?
    “这个月帮里的例钱,发下去了么?”
    张楚问道。
    堂下的四大堂主齐齐摇头,“就等您回来发呢。”
    张楚看向骡子:“刨去应该发的例钱,还能剩下多少?”
    骡子默算了一下,道:“应该还能剩下一半左右!”
    三万三千两的一半,也就是一万六千两左右。
    张楚思量了一会儿,轻声问道:“狗头山那边,有没有传回消息?”
    骡子:“有的,据杨长老传回的消息,八日前,有一伙流民冲击狗头山的关卡,被杨长老率众击退,但动静闹得太大,已经引起武曲县县衙的注意,近日已有官兵在狗头山附近出没。”
    张楚略微一皱眉,随即便松开了眉头:“下次这种事,不要压下,要及时呈报于我。”
    骡子连忙站起身来,躬身道:“是,属下知错。”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此事事关重大,是该禀报自家大哥。
    但他见大哥成天忙的脚不沾地,又哪好意思再给他添烦恼。
    事实上,他为了解决这件事儿,已经忙活好几天了,前往武曲县的血影卫探子都派出了好几波。
    张楚也知道他是好心,所以并未训斥他。
    “明日来郡衙找我,我修书一封,你派人传给杨长安,让他拿着我的手书,去找武曲县的县尉疏通。”
    他张楚的面子,当然还没有大到能够跨郡刷脸卡。
    但如果手书上加盖了锦天府郡兵曹的官印,那就又不一样了。
    一个系统的武官,哪怕是跨郡,也多少还是会给几分面子的。
    骡子想通这一点,只觉得茅塞顿开,躬身道:“属下受教了。”
    “另,李正、大柱儿,你们各抽调一百可靠人手,再给狗头山押送一万两银子过去!”
    张楚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    李正和赵大柱起身,躬身道:“是,帮主!”
    “猛子。”
    张猛站起来,毕恭毕敬的道:“属下在。”
    “生意上,你还要再多想想办法,一个月三四万两银子,可养不活我们四联帮两三万人马。”
    张猛面露难色,但张楚都开了口,他又哪有推脱的余地,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属下定当竭尽所能,为帮主分忧。”
    张楚看着他,温言道:“难为你了……”
    “不难为,不难为!”
    张楚的语气缓和了,张猛心头反倒陡然一紧,连忙摇头道。
    他只觉得自家帮主身上的气场,越来越威严了,哪怕帮主明明是在轻描淡写的说话,也依然让他不由的心惊肉跳。
    “坐吧。”
    张楚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张猛再次一揖到底,坐回椅子上。
    “李正、大柱儿,新近招进你们两堂的那一千五百人,操练得如何了?”
    李正想也不想的就拍着胸膛道:“没问题,拉出去就能砍人!”
    张楚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    这货也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主儿。
    白虎堂以前那两千人马,哪一个不是精挑细选出的杀胚,进入四联帮后整训操练了小半年,才有了当初能和北蛮凶骑拼个二换一的战斗力。
    而刚收进白虎堂的这一批人马,大多数都是这个月才放下锄头,抓上刀把子的良家子弟,现在才操练了小半个月,遇上大阵势能不尿裤子,就不错了。
    张楚看向大柱儿。
    大柱儿咽了一口唾沫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刚招进来的这些弟兄,和咱们以前那些老弟兄相比,还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    他刚上位,还没有报喜不报忧的资格。
    “说啥呢,你要操练不出来,把人交给俺,半个月后,俺保证还你一群嗷嗷叫的牛犊子!”
    李正不满的一拍座椅扶手,跳起来瞪着大柱儿说道。
    大柱儿不敢吱声。
    这堂里的五个人,他也就能跟张猛硬气一下,其他任何一个人他都惹不起。
    “坐下!”
    张楚一凝眉,低喝了一声。
    话音落下,堂下的四人猛地一震,不由的正了正坐姿。
    李正讪讪的坐下,一个劲儿地朝张楚谄笑。
    “你自己不说实话,还不准别人说实话了?”
    张楚没好气儿的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李正点头如捣蒜:对对对,您说得都对。
    “即日起,白虎堂、玄武堂取消一切活动,一天操练七个时辰,肉食管够……告诉他们,别怕哭、别怕累,现在每多流一滴汗水,以后北蛮人打过来了,他们活下来的机会就多一分!”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!”
    李正和大柱儿起身,严肃的躬身道。
    “好了,还有没有其他事儿要禀报,没有我就回家歇息了。”
    张楚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,轻声问道。
    “帮主,还有一事要禀报于您。”
    骡子站起来,“前天夜里,城东青虹帮帮主,杜金荣,死了……”
    张楚闻言眉头猛地一皱,本能的就看向李正:“你做的?”
    李正理直气壮地摇头:“不是俺做的,您的禁令还没撤,俺怎么会去城东,再说了,要是俺做的,他青虹帮一个都活不了。”
    张楚转向骡子:“怎么死的?”
    骡子:“像是被人围杀的,属下去看过他的尸身,身负二十多道创伤,有刀伤、有斧伤,还有箭伤……”
    张楚虚了虚眼睛,轻笑道:“这是有猛龙过江啊……最近有没有不安分的人马进锦天府?”
    “很多!”
    骡子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土匪、山贼、还有一些小型的江湖门派,都是被北蛮人撵进锦天府的,不过大多数都藏在城东,敢进我们地盘的人马,很少!”
    经骡子这么一提醒,张楚倒是想起一事来,“青霞门的人,进锦天府了么?”
    骡子点头:“进了,在南城。”
    张楚眯着眼睛思量了一会儿,淡淡的问道:“这些人安分么?”
    “有的安分,有的不太安分。”
    骡子微不可查的瞄了李正一眼,小声道:“前几日,北城白虎堂一支人马,被一伙人挑了,死了四个、伤了七个。”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李正就一巴掌拍断了扶手,抻着脖子跳起来怒视着骡子问道:“白虎堂这事儿,老子为什么不知道?”
    张楚一凝眉,抓起身侧的茶碗,朝着李正的脑袋就掷了过去。
    “啪。”
    茶碗在李正的额头上炸开,鲜红的血水瞬间就冒了出来。
    李正不敢伸手去擦,转过身恭恭敬敬地朝张楚垂下脑袋。
    “做人可以自不量力,但不能不知好歹!”
    张楚面无表情的放下手,“骡子拿你当兄弟,怕你冲动之下把自己搭进去,你有什么资格冲骡子发火?你当真以为九品就天下无敌了?”
    骡子垂着头,任由鲜血像断了线的珠帘一样簌簌的往下掉。
    如果说,这天下间还有一个人能打得他头破血流,他还能不怒,也就张楚了。
    和实力无关。
    “骡子,继续说。”
    “是,帮主……事后,我派人调查过,是一伙以前在雁铩郡那边吃运河的水贼干的,贼首外号'船把头’,在雁铩郡绿林道儿上很有名,疑似七品。”
    张楚看向还立在堂下的李正,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知道,你为什么不知道这事了吗?”
    李正转身干净利落的朝骡子拱手道:“刚才是哥哥不对,回头上俺家去,俺让你嫂子亲自下厨给你整俩硬菜赔罪!”
    骡子笑着还礼:“自家兄弟,说这些就见外了。”
    待这二人说完了,张楚才敲击着座椅的扶手,慢悠悠的说:“骡子,把进入锦天府的所有过江龙,都调查一遍。”
    “老实的、不老实的,领头的是几品,都要摸清楚,不能有误。”
    “没七品坐镇的。”
    “还算老实的,让他们加入我四联帮……这不是请求,更不是跟他们商量,进了锦天府,一切就得听我四联帮吩咐!”
    “不老实的,让大熊回来带队,全剿了。”
    “有七品坐镇的。”
    “老实的,暂时别去招惹。”
    “不老实的,把名录交给我。”
    “至于这一伙水贼,明日白虎堂、玄武堂所有人马随我一起去问问他们,是谁给他们的胆子,敢杀我四联帮的人!”
    “后边你们多带点人手防身,别阴沟里翻了船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张楚回到家时,很意外的在客厅看到了一个人。
    乌潜渊。
    他穿着一身朴素的青色长衫,坐在客厅里等他回来。
    张楚这阵子忙得不可开交,已经有好几日没见过他了。
    然而今日见到乌潜渊,张楚震惊的看到,乌潜渊的头发,竟然花白如老叟!
    他不由的失声道:“老大,你的头发……”
    乌潜渊不在意的笑道:“总比你没头发强吧?”
    他的声音也嘶哑得厉害,好像是喉咙被酒精烧坏了。
    张楚不知道说点什么好。
    他走到乌潜渊身边坐下,问道:“还喝酒么?”
    乌潜渊摇头,“不喝了,这半个月,把一辈子的酒都喝完了。”
    张楚笑了笑,“那就喝点茶吧……来人,上茶!”
    下人奉上两盏香茶,退出客厅。
    张楚端起茶碗儿,轻扣着茶碗盖:“怎么样,想通了?”
    “换了你,你能想得通?”
    乌潜渊笑道。
    张楚想了想,摇头:“想不通。”
    这种事儿,换谁,谁都不可能想得通。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!”
    乌潜渊轻快的一拍手。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慢悠悠的说道:“不过你说得对,我是个男人,我不能倒下,乌家造的孽,该我去偿还!”
    他说得轻巧,张楚听后心下却微微一沉。
    他之前说那番话,只不过是为了激励乌潜渊振作,不是真想让他去替乌氏还债的。
    要还上乌氏造下的孽,谈何容易……
    这次北蛮人入关,波及半个玄北州。
    死伤的老百姓,以十万计。
    毁坏的房屋、农田,更是不计其数!
    这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!
    “老大,我之前的话,只不过是说说而已,你不用当真,乌氏是乌氏,你乌潜渊是你乌潜渊,无论外人怎么看待乌氏,但只要认识你的人,就一定知道乌氏的事与你无关。”
    乌潜渊微微一笑,调侃道:“听你这意思,是还想我回房再喝半个月大酒?”
    张楚正要应声,他又摆了摆手,淡淡的说道:“你的好意,我明白,但我是乌氏的长房长子,前二十六年,这个身份给了我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荣华富贵,现在乌氏造了孽,自然也该由我来承担起后果。”
    “以前我不是乌氏族长,现在,我是了……”
    张楚无言以对。
    许久,他才轻轻叹了一口气,没再劝他,转而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    乌潜渊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乌氏撤得匆忙,玄北州各地的生意都没来得及收拢,我准备先把生意捡起来,有了钱,我就能资助镇北军抗击北蛮,就能安置流离失所的难民……”
    他说得很慢。
    但张楚看得出,乌潜渊考虑这些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    “有什么,是我能帮得上忙的?”
    张楚问道。
    “当然需要你帮忙。”
    乌潜渊笑了:“以前乌氏还在,分布在各地的执事和大掌柜当然会听招呼,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,谁还会把乌氏放在眼里。”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
    张楚点头:“明日我就抽调一队人手给你,你尽管放手去做,只要不惹上中三品的气海大豪,万事我都给你担着!”
    乌潜渊没有道谢,他端起面前的茶碗,与张楚碰了一下,仰头一饮而尽。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