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232章 你死我活(四千大章)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骡子早就打点好了南城门的守将。www.biquge001.com
    四联帮的大队人马,混在清晨进出锦天府的庞大人流中,一批一批的出城,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,连明显不太正常的马车队,城卫军都没有翻查,直接就放行了。
    张楚用一张褐色的面巾,遮住了他的光头和半张脸,在数十玄武堂弟兄的簇拥,打马慢慢穿过城门洞。
    大队人马,已经在李正、大熊他们的亲自押送下,一批批出城,在城外一里地处等候。
    张楚走出锦天府,初生的火红朝阳照射在他的右脸上,他勒住胯下健马,回头仰望高高的门楼。
    这是他起家的地方,也是他准备安身立命的地方……
    现在,却不得不离开了。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回过头打马前行。
    但他刚刚跨过护城河,便听到一阵滚雷般的轰鸣声。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碧空如洗的湛蓝天穹,疑惑心道:“晴天也打雷?”
    “关城门!”
    “快关城门!”
    还没等张楚想出了所以然来,就忽然听到门楼上的南城门守将惊骇欲绝的咆哮道。
    张楚陡然反应过来,也是肝胆俱丧,猛地的一拉缰绳急喝道:“快走!”
    簇拥在他周围的众多玄武堂这才反应过来,打马紧紧跟上张楚。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纵马前行中,张楚忽然听到后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    他一回头,就见刚才那个咆哮的南城门守将,淌着血从城楼上栽倒下来。
    一群身穿麻衣,作平民打扮的年轻汉子,抓着长刀,在城楼上砍瓜切菜似的砍杀着城卫军,利落的手法,比之白虎堂最精悍的那些个杀材,也不遑多让。
    张楚心头一阵阵发冷。
    早有预谋!
    这是早有预谋!
    锦天府,守不住了!
    锦天府地处九州正北方,地势平坦无丘陵,张楚向南狂奔了一段距离,就望见停靠在路边的大队人马。
    以杨长安、李正、大熊、骡子、张猛这五个四联帮高层为首的一帮傻比,竟然还扎堆儿凑在一起,抻着脖子疑惑的朝锦天府方向张望。
    张楚急得三尸神暴跳,隔着老远就咆哮道:“看你.妈.呢?快走!”
    众人被他的咆哮声吓了大一跳,再一看他面色狰狞的面色,哪还敢有疑问,纷纷跨上马背纵马各就各位。
    “出发!”
    “出发!”
    “都他娘的动起来!”
    “谁他娘的再睡,老子让他永远睡在这儿!”
    李正拔刀了,嘬牙花子的样子,连他的近身小弟看了都怕。
    车队以一种和他庞大的体积完全不相称的速度动了起来,几乎是在用跑的速度在行前。
    但张楚依然觉得太慢、太慢!
    他不是不知道车队中有老弱妇孺,他娘也在车队里,她老人家又何尝经得住颠簸?
    但他知道又怎样!
    他想给她们时间!
    可后边的那些北蛮子会给她们时间吗?
    他只能纵马前后奔跑,见谁的脚步慢了就一鞭子抽过去。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,都他娘的快点!”
    他没将北蛮入城的事说出来,他担心人心散了,带不动。
    这令许多平白挨了鞭子,又不知道是怎么一会儿事儿的人,都不由的心生怨恨,只当张楚不拿他们当人。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就不怨,也不恨了。
    因为一股宛如潮水般,隔着老远都能感应到一股子莽荒、凶厉气息的黑色骑兵,从城东那边绕过来,势不可挡的冲进了滞留在南城门外的人群中,见人就杀。
    雪亮的弯刀带起一蓬蓬鲜血,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中夹着着阵阵夜枭般难听又高亢的大笑声。
    人间地狱,不过如此。
    庞大的车队再也不需要张楚和四大堂主催促了,拼了命的撒丫子跑路。
    但已经迟了。
    因为一大队骑兵已经发现了他们,怪叫着朝这边冲过来了。
    张楚远远的估摸了一下,少说也有七八百骑。
    一两里地,对骑兵而言,数十个呼吸的冲锋便能杀至。
    大地在铁蹄的践踏下微微颤动。
    轰鸣的马蹄声混合着兴奋的怪叫。
    如同饿了一个冬天的狼群,终于发现了肥美的羊群。
    张楚深吸了一口气,不慌了。
    因为慌也没用了!
    他也不想逃了。
    因为逃不掉了!
    唯有你死我活!
    他调转马头,催动血气厉声咆哮道:“断后的弟兄推动马车封死马道!”
    “弓弩手准备!”
    “白虎堂接战!”
    “玄武堂披甲!”
    “青龙堂、朱雀堂保护家眷后撤!”
    声若炸雷,震耳欲聋!
    在发现骑兵朝着自己杀过来的那一刻,庞大的车队几乎崩溃。
    上到杨长安、四大堂主,下至那些老弱妇孺,每一个心头都是惊惶失措、心丧若死的。
    因为谁都不认为他们能挡得住这一大队北蛮骑兵!
    这一刻,哪怕是一个错的决定,也会让他们全部跟从!
    一个选择逃命。
    那么全部都会选择逃命。
    一个选择投降。
    那么全部都会选择投降。
    一个选择等死。
    那么全部都会选择等死。
    一个选择死战。
    那么全部都会选择死战!
    张楚,不一定是整个车队中实力最强的。
    但他却整个车队的首领!
    他的选择,比任何人的选择都更具说服力!
    而他的镇定自若的语气,无疑是一剂强心剂狠狠注入了慌乱的车队!
    车队安静了一秒,旋即迅速动了下来。
    无数人一拥而上,将车队最后方的所有马车,在不足一丈的马道上层层叠叠横了起来。
    三百白虎堂弟兄,翻出前番准备围杀荆舞阳时购置的强弓劲弩,站到层层叠叠的马车后边,箭上弦,拼命拉至满月。
    剩下白虎堂的帮众们从一架架马车上抽出刀子,挥刀从衣裳上割下一块,慢条斯理的将刀把子死死的绑在手心。
    在握住刀把子的那一瞬间,他们脸上的惊慌失措神色就定格了,尔后慢慢消失,慢慢变得冷漠,眉眼间慢慢浮起煞气。
    他们不是普通人。
    他们是四联帮从武定郡数十万人中,挑选出来的精锐杀材!
    他们每一个人的手上,都至少挂着一条人命。
    厮杀而已,分内事!
    玄武堂的弟兄后撤,挥刀砍断捆绑马车的绳索,拖下一口口上好的箱子,取出一件件保养的光可鉴人,折叠得整整齐齐的鱼鳞甲,互相帮忙穿戴。
    一共九百具鱼鳞甲!
    每一具,都是由锦天府最好的铁匠,一片一片铁鳞敲打出来,再用钢索一片一片穿起来的上好战甲!
    哪怕是放在镇北军中,至少也是统领五十悍卒的队率才能穿上的上好战甲,每一具,造价都是五十两上下。
    这就是玄武堂每个月从四联帮明里暗里的收益中,支取的那一成半银两攒下的家底。
    大熊几乎没给自己留多少,全砸在了九百具鱼鳞甲上。
    为的,就是某天自家大哥需要他们站住的时候,他们都能像脚底下生根一样的死死扎在地上,一步都不退!
    没有慌乱。
    玄武堂的帮众们,不单单是体格与大熊相近,就连大熊那慢条斯理、稳如泰山的性子,都学了个十成十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    数十个弹指间,那一大队人马就已经冲到封住层层叠叠的马车前数十丈外。
    张楚都已经能看清那些北蛮子板结的头发,以及面颊上被寒冷的北风割裂出来的皲口。
    他们大多数都赤着黝黑的上半身,披着一张和他们同样肮脏的兽皮,马鞍上一侧挂着弯刀、一侧挂着弓箭,人还未至,一股令人作呕的体臭已经汹涌而至……
    等等!
    弓箭?
    张楚心下一沉,猛然大喝道:“放!”
    “嘣。”
    整齐的弓弦颤动声响起,三百支羽箭在狭窄的马道上空形成一片乌云似的箭雨。
    一名好的弓箭手,是需要多年磨练的。
    这三百白虎堂帮众,显然称不上好的弓箭手,两三丈外的南瓜,他们都射不准。
    但这么狭窄的空间,这么密集的北蛮骑兵,想射偏都难,所以准头好不好,一点都不重要。
    张楚没有去看这一波箭雨取得的战果。
    他喊出“放”字之后,紧接着就喊了一句“防箭”。
    这并不是什么提前就约定好的信号。
    好在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高度极重,在张楚喊出这两个字后,大部分人都反应过来。
    钻马车底的钻马车底。
    躲到马车后的躲到马车后。
    找不到躲处的,一刀砍断马车上捆绑行礼的绳索,胡乱从马车上抓起一个事物挡在自己头顶上。
    生命总会自己找到出路……
    白虎堂的箭雨落下,北蛮骑兵当中当即便有数十骑栽倒。
    宛如猛虎下山般势不可挡的冲锋气势,为之一乱,因为没有放着张楚他们还有羽箭,以致许多北蛮骑兵,都被栽倒的同伴绊倒。
    但到底是马背上长大的民族,凌乱的北蛮骑兵很快就调整过来,继续冲锋。
    不过到底还是给四联帮防箭,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。
    “嘣。”
    在北蛮骑兵冲入马车阵前十余丈外时,一阵更加低沉的弓弦颤动声响起。
    一波长条状的密集箭雨,就越过拦路的马车,顺着马道的走向笼罩而下。
    四联帮的三百弓弩手刚才射出的箭雨是带状的,三百支羽箭只落到了那一小撮北蛮骑兵的头上,杀伤力极其有限。
    而北蛮骑兵这一波羽箭,竟是将马道上所有四联帮人马都笼罩了进去。
    包括还未撤离多远的家眷们!
    “笃笃笃。”
    羽箭落在马车上,发出啄木鸟啄食昆虫的声音。
    张楚面无表情的端坐高头健马上,手中长刀未出,只是随手拨开了几支射向他面门,和射向他坐下健马的羽箭。
    两只羽箭射在他身上,却中钢铁,当即就反弹了出去。
    但身后传来的此起彼伏惨叫声,却令他知道,伤亡肯定不小。
    他硬着心肠没回头。
    “嘭。”
    北蛮骑兵终于一头撞在了层层叠叠的马车上。
    强劲的冲击力,在将马车撞得偏离到马道两侧时,也将撞击马车的骑兵震的筋断骨折当场咽气。
    但一骑栽倒,立马就有一骑踏着同伴的尸骨,狠狠的撞在下一辆马车上。
    那种狠辣劲儿,四联帮内很多自诩狠人的帮众见了,都忍不住的倒抽凉气。
    对别人够狠的,不一定对自己也够狠。
    对自己都够狠的,对别人一定更加狠!
    横在马道上的马车,一架一架的被撞飞。
    张楚定定的望着这些一个个“愚不可及”的北蛮骑兵。
    看着他们“乌拉乌拉”的大喊着,前赴后继的冲撞在那些马车上。
    他从他们的脸上,没有看到恐惧,甚至没有看到歇斯底里。
    只有狂热!
    仿佛死亡,是一种朝圣的最高礼仪。
    他的手脚有些发冷。
    他宁可面对一群知道取巧的敌人,也不愿意面对一群视死亡为朝圣的狂热恐怖份子。
    因为前者可以被击溃、击退。
    而后者,只有将其全部杀光了,才能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。
    他不想参与到这场战争。
    他只想带着依靠他的人,好好的活下去。
    但眼前这些北蛮骑兵,显然没准备给他选择的权利。
    他轻叹了一口气,抓起挂在马鞍上的酒葫芦,拧开葫芦嘴儿仰头灌了三大口,然后一把抽出挂在健马另一侧的惊云刀。
    “嘭。”
    横在马道上的最后一架马车被撞开了。
    一个强壮的北蛮骑兵,甩着一头绑着金箍的小辫儿,满脸狞笑的冲了出来,仿佛躲在马车后边,是一群和他们刚才杀的那些老百姓一样,对面他们的战马、面对他们的弯刀,只会尖叫、只会逃跑的两脚羊。
    然而迎接他的,却是一双43码的大脚丫子。
    张楚从健马上一跃而起,双脚落在这名第一个冲出马车拦截线的北蛮骑兵双肩上,手中惊云疯狂劈砍,一道道匹练般的绯红气劲落入密集的北蛮骑兵当中。
    “嘭。”
    张楚脚下的北蛮骑士,被他连人带马震成了一摊肉酱。
    绯红色的气劲爆开,掀起漫天的血浆,所有被绯红气劲劈中的,无论是人还是马,都像是被针戳破的气球一样,直接炸了。
    张楚沐浴在宛如樱花雨般的血浆之中,一颗光头在红艳艳的朝阳下,反射住血红色的光芒。
    来吧!
    不就是赌命么!
    我赌你们今天赌不赢!
    “给老子剁了他们!”
    李正一声爆喝,蓄势已久的两千白虎堂帮众,如同山洪暴发一般,逆着冲撞过来的黑色骑兵潮,反卷了回去。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