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221章 拜见聂犇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    黑色的马车平稳的驶向城中心。
    张楚跪坐在马车里,氤氲的檀香从精美的兽首小铜炉内缓缓升腾而起,张楚沉浸在淡淡的烟雾,闭目沉思。
    新任郡兵曹宋天南,已于黎明时分率北大营厢军奔赴北疆。
    张楚只能亲自去拜见郡尉聂犇。
    他不愿去见聂犇。
    既因为聂犇是官,他是贼。
    也因为聂犇是六品,他是八品。
    哪有老鼠,愿意去见猫儿的……
    但又他不得不去。
    锦天府的其他官员,或许可交给杨长安出面去应酬。
    但到了郡尉那个层次,杨长安就不够格了。
    杨长安不是四联帮帮主。
    他张楚才是。
    “叮铃铃。”
    马车停靠稳了,大熊低低的声音在车窗处响起:“楚爷,到了。”
    张楚深吸了一口气,起身走出车厢。
    就见马车停在一条长街的入口,旁边是一片绵延的青砖院墙,前方数十丈处有一座包铜的朱红大门,门上悬挂的铸铁鎏金门匾上,浮雕着“聂府”两个大字。
    今日大年初一,郡衙休沐,要拜见聂犇只能来他的官邸。
    “楚爷,属下陪您一起去吧……”
    大熊凑到张楚身边,眼神中略带忧色的低声道。
    张楚摇头道:“不用了,就在这里等我吧……”
    说完,他理了理身上的衣袍,独自一人缓步朝着聂府大门行去。
    聂府大门大开,门外站了两排执戟卫士。
    见张楚靠近独自前来,身后既无马车相随、身上又无官服鱼袋,执戟卫士当即一柱大戟,肃穆大喝道:“来人止步!”
    张楚行至台阶下,拱手施礼道:“草民城西张楚,有要事拜见聂大人,烦请代为通传。”
    方才大喝的执戟卫士一听到“城西张楚”这四个字儿,身躯不由的一僵。
    在锦天府讨饭吃的人,或许有老百姓不知道郡守狄大人的名讳,但绝对没人不知道四联帮张楚的名讳!
    就在这名执戟卫士准备与张楚客套两句,揭过方才无礼行为时,一位身披熊皮大氅,内衬一身白玉长衫的魁梧青年,摇着折扇从大门内走出来。
    魁梧青年见了台阶下来的张楚,诧异的问道:“张老二,你怎么来了?”
    张楚一抬眼,见是聂玉堂,不由的笑着拱手道:“玉堂兄,敬贺正旦。”
    自从前番乌氏金刀事件之后,张楚就鲜少与聂玉堂走动,只在乌潜渊组织的聚会上见过他几次。
    聂玉堂也拱着手笑吟吟的走出来:“贺正旦、贺正旦……过来有事儿么?”
    张楚笑道:“有点事儿,想要拜见令尊。”
    “那还杵着作甚,走吧走吧,家父整好见完前来贺正旦的各路郡衙公人,正在书房写贺年帖。”
    聂玉堂走下台阶,把住张楚的手臂往聂府内走。
    张楚疑惑的问道:“玉堂兄不是要出去么?”
    “嗨,我能有什么正事儿,你还不知道么?”
    聂玉堂不在意的摆手,末了冲把守在大门两侧的执戟卫士们喝道:“往后招子放亮点,张帮主是本公子的好友!”
    “是,二公子。”
    执戟卫士们连忙点头称是。
    张楚满脸堆笑。
    聂玉堂的面子功夫,做得的确比乌潜渊更细致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聂府看似去不大。
    但张楚走进入后,才发现内由乾坤!
    放眼望去,绿荫掩楼阁、碧池照水榭、怪石立其中,很有苏式园林的味道。
    少说也有好几个足球场大。
    和聂府比起来,他家顶多是个农家小院儿……
    聂玉堂领着张楚,笑谈间穿过一条条亭廊,终行至一间朱红色的阁楼前。
    张楚一抬头,就见上方白底黑字的门匾上,写着“静思楼”三个大字,笔法古拙、苍劲狂放,乍见之下,便有一种雄狮立于莽莽草原,引颈长啸的霸烈之感。
    “老二,你稍待一会儿,且先等我进去代你通报。”
    聂玉堂一走到这间阁楼外,就没了在外时的潇洒不羁姿态,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。
    “劳烦玉堂兄了。”
    “嗨,客气个甚。”
    聂玉堂摆了摆手,末了脱下身上张扬的熊皮大氅,收起折扇,理了理白玉衣衫,绷着身子上前轻轻敲门:“父亲,孩儿有事求见。”
    “进!”
    楼上传来一个简洁而铿锵有力的声音,宛如重擂响鼓。
    聂玉堂推开门,躬身走了进去。
    张楚在门外等候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,聂玉堂终于恹恹的出来了,对他做了一个请的的手势。
    张楚感激的对他拱了拱手,躬身走了去入。
    阁楼里的布置很是雅致,座椅板凳、地毯摆件,看似普通,但只要细下一研究,无一不是有钱也难买到的精品。
    张楚无心观察这些,径直就往二楼行去。
    上了二楼,张楚终于见到了这位久闻大名的郡尉大人真面目。
    他看上去约莫四十出头,肤色微黑,骨架生的极大,一只手便有砂锅大穿一身没有任何花纹的右衽黑衣,整齐得近乎古板,既没有累赘的大袖与下摆,也上身上也没有象征权势地位的装饰物,
    他坐在一条宽大的黑案后,提笔认真书写着什么,张楚上楼来,他连看都没有看张楚一眼。
    但一股泰山压顶般的沉重威势,却压得张楚的呼吸一滞。
    “坐。”
    聂犇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儿。
    张楚:“谢大人赐座。”
    他恭恭敬敬的向聂犇了一礼,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案一侧的椅子上落座,但也只是屁股刚刚挨着椅面,根本不敢坐实。
    他屏住呼吸,安静的等待。
    阁楼内就剩下毛笔划过纸面时的“沙沙”声。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聂犇终于停笔,将毛笔隔入笔山,抬眼直视着张楚,淡淡的问道:“你来见本官,所为何事?”
    张楚连忙起身,快步走到书案前,躬身行礼道:“草民听闻北疆告急,心忧如焚、坐立难安。”
    “余虽是一介白丁,却也深知守土之职、匹夫有责,只是余非行伍,不敢自作主张北上给北疆勇士添乱,思来想去,唯有家资,可为北疆勇士添上一餐饭、送上一件衣,草民愿倾家荡产,向大人敬献白银十万两,助我大离天军,御贼于国门之人!”
    聂犇闻言,宛如雕塑般的冷硬的面目上,终于露出了动容之色。
    人能骗人。
    话能骗人。
    但钱偏不得人。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