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210章 论杀七品(续)(补4)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由笔趣阁(m.yuetutu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:www.biquge001.com,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,谢谢!
    张楚还没膨胀到,那四联帮的那几千号帮主,去跟镇北军比。www.399xs.com
    镇北军是什么?
    戍守北疆,常年与北蛮作战的强军!
    连镇北军都要出动一千悍卒,还得付出一两百人战死,才能围杀掉一个七品。
    换成他四联帮,只怕是倾巢出动,也弄不死一个七品!
    七品杀得累了,随时都可以突围。
    而他四联帮的人马死得多了,随时都可能崩溃!
    张楚喝了两杯酒压了压惊,再次问道:“五爷,您的说是步卒围杀七品,强弓劲弩对七品高手没用?”
    “有用肯定是有用的,七品高手也是人,一刀子捅进去,照样能捅他一个通透!”
    刘五没问他从什么地方搞弓弩,直接回道:“但必须得成箭阵才行,零散的一两把弓弩,别说是杀七品强者,对你我都不见得有用。”
    张楚点头,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。
    “还有。”
    刘五喝了一杯酒,继续说道:“箭阵特别吃地形,像北疆那种平坦的草原地形,箭阵自然是无往不利,但若换做锦天府内的巷弄,威力就极其有限了。”
    这就是真正的经验之谈了。
    张楚的脑仁开始隐隐作疼了。
    他原以为,自己如今手握数千人马,只要不在乎对方的背景,完全可以凭借人数硬生生怼死一个七品。
    他现在才发现,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忽然又想到了梁重霄。
    若是小老头还在的话,肯定能给他提一个最中肯的建议。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那个小老头混了大半辈子江湖,肯定知道一两种可以药翻七品的毒药、迷药。
    总比拿蒙汗药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玩意,去对付一个七品高手靠谱吧?
    他脑海中刚想到这个念头,心头忽然一动。
    刘五见他头疼的模样,也不由的皱起眉头帮他想办法:“要我说,你既然都不准备光明正大的跟他一对一单挑了,也就别再顾忌什么手段了,所有下三滥的招数都可以往他身上招呼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毒药、春.药,石灰、陷阱,全给他招呼一遍,整得他没力气又看不见了,再一拥而上乱刀砍死他,七品也是俩肩膀扛一个脑袋,剁了他脑袋他一样会死!”
    “您说的在理!”
    张楚揉了揉太阳穴,强笑道:“算了,咱别说这些糟心事了,喝酒喝酒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当晚,张楚回到家,找到正在张罗晚饭的福伯。
    “少爷,您有事儿么?”
    福伯疑惑的看着跟了他一路的张楚。
    张楚犹犹豫豫点头,“是有点事儿,想问一问您。”
    福伯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下人们,“在这儿不方便?”
    张楚再次点了点头。
    福伯当即解下腰间的围裙,拭了拭双手,道:“那我们到客厅里去谈吧。”
    二人进了客厅,张楚命人守住大门。
    “福伯,师傅生前,有没有留下什么厉害的玩意?”
    张楚婉转的问道。
    福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:“您问的是……”
    见他不明白,张楚只好直言道:“就是一些能毒死七品武者,或药翻七品武者的玩意儿……”
    问长辈伸手要这种害人的玩儿,他多少还是有几分不好意思。
    福伯却没见怪,他服侍了梁重霄二十多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
    “以前是有的。”
    福伯惋惜的说道:“还都是南疆那边传过来的利害玩意,指甲盖那么大的一滴,就能毒死一头水牛,但老爷大行前,都给毁了,他不愿意把那些害人的玩意儿留下来。”
    张楚捂脸。
    他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    以那个小老头大行前就想落一个清净利落的想法,怎么肯把这种害人的玩意儿留下来?
    他可是连他一辈子收藏的诸多武道秘籍都一把火烧了,就留了一部早先答应过他的《铁骨劲》给他。
    福伯见他头疼的样子,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,您又遇到棘手的仇家了?”
    这个“又”字,针对的是前番张楚被顾雄一刀震断了十四根骨头那事儿。
    福伯服侍了梁重霄大半辈子,一直未曾娶妻生子,对他而言,梁重霄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,梁重霄的弟子就是他子侄。
    这一点,从整个张府的人都称呼张楚老爷,唯有福伯一直称呼张楚少爷,就能够看出来。
    张楚心不在焉的点头道:“是有些棘手,不过您别担心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    但他说不担心,福伯就能不担心吗?
    这天下间的晚辈,哪一个遇到了事儿,不是对自家的长辈说不用担心他自己能处理好,但哪个长辈就能真的不担心放任他自己去处理?
    福伯跟着张楚一起皱起了眉头,埋头苦思。
    好半响,福伯忽然想起了什么,面带喜色的说道:“有了有了,有一物,老爷当年说过,熬力境力士喝下,必会虚火焚身而死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张楚立刻来了精神,追问道:“是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“老爷制的几坛子药酒。”
    事情似乎已经极为久远了,福伯脸上露出追忆的表情。
    “那好像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,当年老爷与人争斗,寒毒攻心,每到半夜便全身结满冰碴子,他修养了半载不见好转,便外出寻了一些难得的宝药,制了九坛药酒,每到半夜喝上鸡蛋那么大的一小盅,渐渐就好了。”
    “记得有一次,我早上去给老爷收拾房间的时候,见杯中还残留了小半杯药酒,想着倒了可惜,就偷偷饮了,当时就感觉如同置身火炉,没走两步,就昏死了过去。”
    “后来还是老爷以自身血气帮我推宫过血,才救回了我这条残命。”
    “我记得当时他说过,那酒里有一味厉害的宝药,只有气海大豪能沾,熬力境力士喝下去都会虚火焚身而死,我若不是喝得少,他也救不了我的命。”
    张楚听他说完,注意力竟然完全不在那坛子药酒上。
    小老头十几年前受过重伤?寒毒攻心?
    难怪他年老后会那么畏寒,一入秋就火炉不离身。
    还有那几坛药酒是配给气海大豪喝的?
    那岂不是坐实了小老头巅峰时就是气海大豪?
    痛失一条金大腿啊!

笔趣阁(m.yuetutu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yuetutu.com